杨一博:德国古典哲学在审美中想象古希腊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20-2-17 2:35:19 阅读:
 字体大时间:2020-2-17来源: cdldbz社保

随着荷尔德林对其诗性精神方式的迷恋,最终他自身的精神在古希腊世界之中崩溃,这种崩溃代表着对古希腊审美想象的坍塌。

以温克尔曼与莱辛为代表的思想开启了德国对古希腊的审美想象。温克尔曼继承鲍姆嘉通在理性主义下彰显感性认识作用的思想,但与鲍姆嘉通将感性绝对地置于理性之下不同,温克尔曼更多强调两者的协调,认为单纯和静穆的美不是抽象的静止,而是理性与感性、情感与理智综合之后的状态,是以包含人类普遍价值的理性激活链接古希腊艺术品所呈现的感性形象。他将理性与感性在时空中隔离开来,以永恒的理性与遥远的感性在想象之中综合的方式代表了德国古典美学的特征。基于这种特征,他以艺术为中心,通过想象对古希腊世界进行认知,为艺术对历史与古希腊精神认识的可能性奠定了基础。

莱辛更加重视艺术中的个体情感因素,认为“古希腊英雄在情感上他们是真正的人”。由此他将温克尔曼遥远的古希腊感性形象拉近到自身的情感基础上,将对古希腊的远方想象向审美主体自身靠拢。莱辛赋予想象以更深刻的情感性,想象的功能被拉入到了个体自身存在价值考察的层面——宗教。莱辛反思了启蒙理性在信仰面前的缺陷,表明了德国古典思想时期中希伯来文明与古希腊文明间的张力。

康德在哲学层面上接引并建构了温克尔曼对古希腊审美想象的观点。温克尔曼以科学的考古学方式认为,对古希腊的认识方式必须为自身划分边界。按照康德的方式,还应将古希腊精神放入到物自体的世界来认识,而对物自体的认识则是依靠思维与自由意志而非纯粹理性的直观,这种认识方式为审美想象提供了哲学基础和合法性地位,并且康德以判断力(审美)勾连纯粹理性与实践理性间的沟壑,为在道德和价值判断中认识古希腊精神奠定了哲学基础。在此基础上,人们开始反思对古希腊的想象与古希腊自身真实的存在。

在面对古希腊文化精神时,赫尔德的历史哲学为德国自身民族和文化发展找到了合法性依据。他将其放入具体的德国民族历史时空之中,由此古希腊精神不再被看做是普遍人性精神在德国民族中的继承,古希腊第一次被作为他者出现在德国民族精神中。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