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js}

《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的少女性办法解读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12-16 12:58:23 阅读:
 字体大时间:2019-12-16来源: cdldbz社保

  电影学界把那些剧情比较轻松浪漫,多为女性为核心,男性退居配角的爱情电影称之为“小妞电影”。这类电影比较时尚化,以都市爱情为主题,且一般是以女主角的失落倒霉开始,然后通过自信自立而赢得男士心仪,最终以成眷属的团圆结局收尾。
  电影《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也可看作一部小妞电影,但更神秘、奇幻、充满引人遐思的张力。影片讲述白雪公主在父亲失踪、继母统治国家遭遇危机,其最后奋身而起与继母较量最终夺回王国的故事,这样的带有童话色彩的公主类故事通常情况下会被笼统的归纳为一个“美丽”或是“拯救”的主旨。但是影片峰回路转,虚实相生的地方在于:当人们都以为白雪公主会甘于命运和童话的安排而等待王子拯救的时候,白雪公主却一反常态的展开了一系列的自救行为,最终通过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掌控自己的命运和幸福。影片陌生化了我们熟知的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其女性主义主题的创意编导让人耳目一新,本文拟就三方面分析影片的女性主义主题内涵。
  一、女性主体的凸显
  一部好的经典作品的翻拍不仅仅是对同一题材的重复演绎,更在于在原有的基础上新的发现和新的阐释。对于《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来说,最大的创造莫过于相对于原著的人物形象颠覆和重塑。
  《魔镜》中白雪公主的形象是典型的公主式女性(如灰姑娘,豌豆上的公主,睡美人等等)共性与个性的统一体。她既具有传统公主人物的综合素质——善良、纯洁、乐于助人;又具有自身鲜明的个性——不仅有勇有谋、执着坚强,且重情重义,有一种属于当代女性的不服输的奋斗精神,这些特征主要通过其与王后的一次次较量中得到合理而全面的表现。一切由她义无返顾地走出皇宫的大门体察民情开始。柔弱的她看到欢乐不再的王国,开始思考拯救王国的的出路。舞会上积极寻求王子的帮助而被皇后加害,幸免一死而逃入黑森林。通过智慧化解小矮人与村民的误会,赢得小矮人的信任,教授其十八般武艺和江湖术数。经过小矮人的无数次锻炼和磨砺,白雪公主变得智勇双全、能力超群起来。在与皇后的斗争中,白雪公主不仅有勇有谋,出奇制胜,其独特的个性也得到体现,例如白雪公主和王子比剑较量中透显的执着、勇敢、倔强的性格,颠覆了传统的公主形象中的柔弱无谋的性格特征。《魔镜》中的白雪公主不再是安静的躺在水晶棺材里等待王子的吻唤醒的少女,而是成长为一个独立、坚强、充满智慧的女性,通过自己的力量去争取自己的心上人,吻醒中魔咒的王子,最终消灭恶龙拯救父王。影片通过白雪公主形象凸显了女性主体力量,体现了女性主义励志主题的阐释。
  与此同时,作为二号女主角的皇后(由茱莉亚 罗伯茨扮演)也不再是一个空洞、单调、阴冷、邪恶的代名词,她的形象得到了更加丰富的阐释,影片细腻的演绎了皇后作为一个女人所具有的七情六欲,爱恨情仇。她把男人们当做游戏的棋子,他们必须无条件服从她,因为在她的世界甚至是万人瞩目的水晶灯下她都是女王,任何人都不能动摇也不能掩盖属于她的光彩。她利用魔法把国王变成恶龙,自己大权独揽,王国的一切置于她的掌控之中遵循她的意志运行,揭示了她强烈的权势欲。然而这个疯狂的独断专权者也有着可爱的小女人情怀:热爱美丽的她拥有自己的私人SPA , 为了使嘴唇变得更加丰盈而不惜给蜜蜂蛰一下,冰冷的蛇在她这里似乎都变成了可爱的把皮肤变得更加紧致的工具,小鱼的撕咬则是去除手部多余的皮脂,而这一切的种种仅仅是为了迎接自己为帅气而多金王子举办的豪华晚宴的到来,她的行为至情至性甚至无所不尽其极,爱美、任性、爱帅哥,以为能和王子结婚的她开心无比,咧嘴大笑:“我不管结多少次婚,婚礼这天我还是无比的兴奋!”
  这似乎和我们以往所知道的故事或历史有些相悖,自古以来,在男权为主导的社会中,妇女一直处于被动的地位,她们往往被迫按照男性的准则来塑造和改变自己,而不能自由的去追求和选择所想要的生活。而在《魔镜》中,王后或公主都是敢于向男权社会说“不”的人。谁说女人不能扳倒男人独揽朝政?王后自会告诉你她可以;谁说和恶势力斗争的披荆斩棘的一定要是男人?公主自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此外,和以往对于男性英雄主义崇拜的影片(例如《指环王》《蜘蛛侠》等等)相比这部影片的出现算是电影史上权力交接的里程碑。影片从始至终拥有最大权力的从来不是男性,从一开始的恶毒王后到后来通过自身救赎的白雪公主才是最大权利的拥有者,于是这里的女性不再有男性的压迫也不再需要谁来拯救,就如皇后和公主,就电影来说,她们一直都是本片中的第一女主角,可以化身为野心勃勃的阴谋家,也可以是对生活命运不满而极力去改变现状的勇士。影片暗示了女性一直以来并非天生就是弱者,女性不需要迎合男性来达成自身的自由和解放,只有依靠自己才能获得真正的救赎和解放。
  二、戏谑性的男色消费
  在女性主义电影理论的早期著作之一《爆米花女神》中,梅杰里 罗森这样写道:“电影中的女人是爆米花女神,一个赏心悦目但没有灵魂,在文化上被扭曲了的杂种。”[1]这句话初听起来很刺耳,然而却犀利地揭示了在为男权意识形态统领电影中,妇女的形象往往作为性别的符号起着作用,但这个符号与女性生活的现实无关,它只是男人欲望和幻想的传达。在很大程度上,作为女人本身的女人在电影中都还是缺席的。“父权制的影视运作宣扬男性的凝视权力,女性角色被男权社会建构成他们所希冀的具有“女性气质”的角色,并将男性凝视内化为自我的主体意识。”[2]电影《魔镜》颠覆了这一男性凝视的传统,一反传统的白雪公主叙事模式,在强化白雪公主主体力量的同时,由男性凝视的男权视角转换为女性凝视的女性视角,将王子置于被看者的地位,置于女性凝视的地位——过去王子都是高高在上的,承担着英雄救美人的神圣使命。在《魔镜》中,王子则是公主和皇后追逐的爱侣,在影片中是笑料的制造者,成为女性观众的凝视消费的对象,从而王子由推动和完善故事情节上至关重要的角色转变为次要性的配角。
  影片中帅气王子的扮演者艾米 汉莫,现年27岁,身高达196cm,拥有健康而性感的身材,因其出众的外表客串过《绯闻女孩》、《绝望主妇》等拥有大批的女粉丝。他的每一次出场似乎都是导演引领我们去进行男色消费:第一次,白雪皑皑充满神秘感的雪地里被吊个光着上体而裸露着性感身材并且求助的男性的形象,该形象一推出就极大的刺激了女性潜在的母性心理和对影片的好奇欲;第二次,再次以其可怜无辜地形象赤裸的出现在皇后面前遭到皇后强烈的的眼神爱抚,再次视觉“秒杀”女观众;第三次,由于被王后魔法的控制而变成了一个有着小狗一样呆萌动作和清澈的星星眼神的男人,此时汉莫的表演无疑又给了女性观众一次视觉的享受消费;第四次,公主想要吻醒被施咒的王子,他拒绝,大哭,憨笑,像个孩子般的表演挑逗着无数女观众的视觉神经。于是这场由美丽而引发的战争加入了帅气的王子发展成了为了一个男人而战,增加了更多看点。由于女性形象的大肆宣扬和存在感,本来身为主角的王子也被迫的担任了配角的角色来衬托那两位充满着鲜明色彩的强势女性。由于情节的刻意弱化,王子不再能征善战、保卫公主,而是站在了被保护、被支配的地位甚至像是被两个女人争来抢去的一个得宠的小玩物。这样王子就从过去男性主导的叙事模式中的一个神圣位置跌落下来,从肩负神圣使命的重要人物转变为渲染气氛制造笑料的配角以及女性观众的视觉消费的对象。影片就这样悄悄地从另一方面对传统白雪公主叙事进行了女性主义主题新阐释。   三、边缘力量的重估
  女性主义批评自诞生以来,就以其与生俱来的弱势人群的身份和立场 ,致力于消除社会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对女性和其他边缘弱势的受压迫群体的歧视。重估边缘力量一直是女性主义文化主题之一。美国学者卡拉 亨德森指出:“女性主义的第三个目标,是消除社会中一切不平等与压迫……使女性主义不光为女性,也为黑人及其他各民族的人、为男女同性恋者及残疾人是争取平等的机会。”[3]电影无疑也契合了女性主义这一主题命意。这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白雪公主从任人摆布的柔弱无助地位到通过自身努力掌控整个王国,实现了从边缘人物到中心人物的转变;另一方面是七个小矮人,从被驱逐的边缘薄弱力量变成了积极拯救王国并受官方认可的勇猛战士。
  以往的白雪公主似乎是一切受害者的代名词,她命运多舛、年幼丧母,成长中又失去父亲和继母生活。接着因为美丽的外貌遭到继母接二连三的迫害,反抗对于她来说无疑是绝缘的,顺从作者的安排乖乖等待王子似乎才是她的归宿。但在《魔镜》中的公主由于受到了小矮人们的熏陶和训练而成长为一个独立、坚强、自主决定命运的强势女性。成长后的白雪公主瞬间打破了所有关于她是弱者的言论,她和小矮人一起劫富济贫、对抗王子的军队、和皇后做终极斗争、不仅救回了父亲,更夺回了属于自己的爱情。这些不禁让我们再次用心去审视这个曾经天真烂漫的柔弱少女。
  而原著中的小矮人似乎永远都是快乐的,快乐的唱歌,快乐的淘金,快乐的心甘情愿的替白雪公主做一切,并且像孩子一样极为娇憨的遵循公主的教导,故事本身并没有交代为什么小矮人们不和社会群体居住而是住在被传说有恶龙的黑森林里。这点在本片中才有了合理的解释:小矮人们因为身材矮小面容丑陋而被歧视驱逐出去,失去了合理的生存权,他们被迫来到黑森林居住。后来因为公主的巧智,他们重新获得人们的尊重,他们最终教导和协助白雪公主打败皇后为代表的邪恶势力,这样他们就由一个默默付出、无存在感的小群体而变化成了公主打败恶势力的中坚力量,正如公主所说:“他们是王国最勇猛的战士!”
  初时,小矮人的存在是卑微的,因为身材的矮小而不被社会认可,经历过恐慌,孤独、自卑、绝望的他们通过高跷伪装高大来震慑别人。高大与矮小的结合,这难道不是一个极大的讽刺么?社会生活中常常存在着这样的一大批人,过着令人歧视不受重视的生活,他们地位卑微却也渴望团体、渴望认可。那些小矮人们虽然身体矮小,但是他们被激发出来的力量却是强大的。因为公主的出现,双方达成了一种近似合作的关系,为了帮助她解救王国他们可以是劫富济贫的强盗,也可以是英勇无比的战士,同时更是敢于和未知强大的恶势力做斗争的小角色。也正是因为他们,公主才变得更加的坚强自立,懂得社会的生存技能和勇于担当自身使命。正因为这点,该影片中并非延续了以往的故事发展,把小矮人们塑造成白雪公主的避风港,而是是以一种近似超越配角的存在的形式扮演着白雪公主心灵和搏斗上的导师。对本片情节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这不得不使我们从新审视这些被我们忽视的边缘人物的存在,可能活的渺小,但力量,却不一定小。
  从女性主体的凸显、男色消费的情节和边缘力量的重估三方面,电影《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很明显的阐释了它的女性主义主题。这一主题无疑是契合时代发展、与时俱进的时代主题,从白雪公主故事的产生到现在,时间已经发展了200多年,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女子无才便是德”已经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独立、自信、有才干、敢作敢为的女性才能更好的适应时代的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影片的女性主义主题必将对青少年儿童尤其是女童具有励志和教育的作用。
  (申静,武汉纺织大学,学生)
  参考文献:
  [1]Marjorie Rosen,POPCORN VENUS:WOMEN, MOVIES,& THE AMERICAN DREAM[M].New York, Coward, McCann & Geoghegan,1973 ,第231页.
  [2]钟敏珺:《〈婚姻保卫战〉中的男性凝视》,南昌工程学院学报2011年第5期。
  [3]卡拉 亨德森:《女性休闲——女性主义的视角》,云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88页。